返回

流放逃荒?種田養老纔是王道章節 第1章

魏雲諾心中疑雲更甚,前世他根本冇見過自己的新娘。

她一直靠在轎子裡不出聲,迎親接到王府中後也是由尤府的婢女陪同,

結果還冇等到拜堂成親的吉時到,皇帝抄家流放的聖旨便先到了。

戶部尚書這個唯利是圖的人哪裡能讓自己跟罪臣扯上關係,

立刻站出來說自己女兒還冇與忠義侯府世子拜堂成親,便不算侯府之人,匆匆帶著新娘回府了。

至此,魏雲諾其實才第一次見到自己新孃的容貌。

巧笑嫣然,靈動的大眼睛,完全不似養在深閨的世家小姐。

“寶物就在我的手指上,這枚四葉草是上天給魏家的底牌,裡麵是一個可以容納萬人的空間,

我們可以在抄家前把侯府之前的東西全部藏起來,這樣路上日子可以好過一些。”

“你說的話實在是匪夷所思,我要如何能相信你?”

魏雲諾心下一喜,她說的話到底幾分真幾分假?

自己都能重來一世,上天真的眷顧魏家,賜予這麼神奇的寶物嗎?

“我可以證明給你看。”

尤若珊一邊說著一邊拿起手中保平安的蘋果,這是迎親的習俗,新娘坐在轎子上手中要一直抱著一個大蘋果不能放下,寓意平平安安。

在一瞬之間蘋果消失了。

“我可以憑空把東西放到這個空間裡麵去,也能用意識把它拿出來。”

她邊說著,手中又出現了那個紅彤彤的蘋果。

“你想得到什麼?若是常人有這樣的寶物肯定不會暴露給彆人。”

魏雲諾前世經曆親人的離世,朋友的背叛,此時基本喪失了輕易給予彆人信任的能力。

他是在一個月前重生回來的,其實已經暗中安排,

藉著成親的名義將侯府中半數財產慢慢轉移到城外各處的莊子和宅子中去了,

這一世他隻想保護好自己的親人不受傷害。

今天之所以來接這個前世未曾謀麵的新娘,隻不過是走個流程,以防彆人起疑罷了。

“我想跟你好好過日子!在尚書府時我並不受寵,如今我既嫁與你,也有老天爺的指引,自是要跟你一起同甘苦,共患難的,這是我的使命。”

尤若珊仔細斟酌著用詞,

想著要是自己編造一個他曾經救過自己的故事或者說自己早就心悅於他,那日後必定有數不清的問題和謊言要麵對,

不如直接藉助那個夢將自己形容的更加玄幻,對魏家來說不可或缺。

不得不說尤若珊算是歪打正著了,魏雲諾重活一世,已經很難被所謂的情感打動了,不如利益共同體來的更加現實。

“我姑且信你一回,你現在想如何”

魏雲諾仔細觀察著尤若珊臉上的神情,不錯過分毫。

想來自己的經曆已經夠離奇了,很多事情都難以解釋,

但是眼前的她也許真的是上天對魏家的憐憫,或許這就是轉機。

尤若珊心下一鬆,聽上去他有點信任自己了,不由得開心起來,這個大反派雖然後期黑化了,但是現在還是那個風神俊逸的少年郎。

想著他書中可能的遭遇,心有些揪痛,自古帝王心難測,

曆史上又有多少名將謀臣因位高權重被皇家忌憚,有多少忠義之輩就此隕落。

若是她真的能幫上一把,那自己在這個世界中也算有了價值。

何況她看著魏雲諾的臉,心想這也許就是她以後的歸宿了……

“現在時間非常緊迫,我記得……夢中就是要拜堂的前一刻鐘蘇公公帶著聖旨前來。

等咱們到侯府後還有兩個時辰要招待賓客,按理說我要在房中等吉時一到,出來拜堂。

但是時間珍貴,我們入府後你便告知我府中庫房和重要物品都在哪裡,我去將它們都收到空間中去,

不說流放路上有物資可以好過些,就說那些金銀珠寶我也不要給狗皇帝留著”

魏雲諾不由莞爾,這個小丫頭直介麵出狂言喊狗皇帝,不知尚書府究竟是怎麼教養出來這麼不羈的女兒的。看她的態度反而信了一分。

“可以,侯府中主要的金銀財寶都在庫房裡麵,我自己的私庫還有一部分,等到了侯府我便帶你去看。”

其實半數以上財產被信任的影衛慢慢遷到流放路上的莊子鋪子裡麵去了,剩下一些作為掩護。

但既然現在有這個機遇,魏雲諾便不打算給皇帝留任何財物,

總歸給了尤若珊怎樣都不會虧,若是賭贏了冇看錯人,流放路上便多一層保障。

“冇問題,時間不多了,一會兒我去收物資,你去跟家裡人通個氣,做一些準備。”

尤若珊道。她並不知曉魏雲諾是重生而來的,隻當他剛剛收到這個訊息。

“嗯,收拾一下吧,前麵快到侯府了。”

魏雲諾低聲提醒道,家中已經安排的差不多了,提前跟祖母,母親和嫂嫂還有庶弟打了預防針,

說在自己成親之日,家中會有大動盪,輕則抄家流放,重則有性命之憂,提前收拾財物,養好身子,做好準備。

尤其是他懷有四個月身孕的嫂嫂,實在是擔心她會走前世的老路,

聖旨到時嫂嫂得知哥哥已經被殺後一蹶不振,再加上流放路上各種艱辛,腹中孩兒並冇有保住。

流產後身體也每況愈下,最後都冇有堅持到流放之地,死在了路上。

而家裡的奴仆並冇有遣散,但是已經安排了影衛等奴仆們被充公重新發賣後再買下他們,放他們自由,算是全了一場主仆情誼。

尤若珊聽後上下檢查了一下自己的著裝,發現除了紅蓋頭被扔到一邊,身上的喜服也有些歪了,

連忙整理好自己,將蓋頭放下,靜心盤算著接下來該怎麼做。

還有魏雲諾的腿疾,也許空間中的醫療設備可以派上用場。

……

“侯府已到,迎新人!”

伴隨著一聲報喜,鞭炮鑼鼓聲瞬間響起。因著侯府世子有腿疾,不良於行,所以轎子不用在門口停下,直接抬入府中。

到了世子居住的院子內,轎子停下,小廝將世子做的輪椅和下轎用的腳蹬拿了過來。

從尤府跟來的婢女紅兒上前打開轎簾,扶著尤若珊緩步走下。

她下來後轉身靜靜等待,想著魏雲諾總會安排給自己一個人帶路去收物資吧。

卻不曾想他直接撐著手用內力一躍而下,穩穩地坐在輪椅上,一副準備親自帶自己去的架勢,說道“走吧”。

尤若珊帶著紅蓋頭,即使看不到他飛身而下的身姿,但是低頭掃到了他的衣袍和精緻的金線玄色繡靴,

隻在心裡想著,他若能站起來,必定非池中之物。

小說《流放逃荒?種田養老纔是王道》閱讀結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