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太武秘境 第一章 夜雨噩夢

-

轟隆隆……電閃雷鳴,暴雨不絕,雨夜黑暗籠罩著一切,似乎要吞噬了這世界所有的生靈。一間草屋內,一老一少兩人裹著被子蜷坐在臥榻上,老者頭髮花白,少年十四五歲的模樣。“爺爺,這暴雨已經下了一個月了吧!”少年皺著眉頭說到,語氣焦躁又無奈。“差不多了,可這暴雨真奇怪啊,白天連一片雲彩都看不見,可天一黑就雷雨交加,真奇怪啊,怕是有什事要發生。”搭話的是一名頭髮花白的老者,語氣十分不安。已經過了子時,少年睏意來襲,連連點頭,可似乎不太敢入睡。老者看著少年,眉頭緊鎖,一副心事重重的樣子。“楓兒,睡吧”少年姓紀,單名一個楓字,老者叫紀流雲。“嗯~”紀楓迷迷糊糊答道。……茫茫荒原中,天地一片昏暗,天地之間坐落著一座大殿,是用褐色玄武岩砌築而成,森嚴威然,紀楓站在殿前感覺自己被什東西壓製,喘息都困難。隨著一聲驚雷巨響,眼前憑空多出一個人,衣著漆黑,身形巨大,手持褐色鋼鞭,黑衣人用極其刺耳的聲音說道:“臭小子,還我東西。”紀楓心生恐懼,顫聲道:“什…什…東西?”“什東西?……真是個笑話,看樣子隻有把你踩在腳底下,你才能想起來是什東西。”聽這冷笑聲比哭還難聽。黑衣人的肌肉關節開始咯咯作響,手中鋼鞭發出聞聞絲鳴,紀楓雖然看不清他的臉,但能感覺到他非常憤怒,隨時都有可能撕碎自己。“兄弟,不,大哥,不不不,大俠,大神我真冇有你要的東西,再說我實在不知道拿了您什寶貝。”話音未了“還我九天……”伴隨著雷鳴,黑衣人鋼鞭掃向紀楓的胸口,看這一鞭的威勢,力道沉猛,帶起的狂風都凜冽無比。紀楓雖然跟著爺爺修煉了近七年的玄功,此刻卻一點作用都冇有,身體被完全籠罩住了,無論如何,這一鞭是躲不開了。砰!一聲巨響,紀楓怕是要被錘成肉泥了。“啊,爺爺救我,好痛。”一聲驚雷,紀楓從床上彈起來了,重重落在榻上,大口大口喘著氣,原來剛纔是個夢,可這夢未免太真實了。“呃”紀楓一口氣冇緩過來,竟吐出一口腥血。“楓兒,又做噩夢了。”紀老頭一把抓住紀楓的手,隨即旋開手掌,五指對應,掌心和五指指尖隱隱有白色柔光波動,紀老頭這是在給紀楓輸入真氣,護住內臟心脈。約莫一炷香的功夫,紀楓呼吸平穩,身體狀態也好了很多。“剛纔真是凶險萬分,要不是及時護住心脈內臟,我的楓兒怕是要英年隕落了。”紀楓脫離了危險紀老頭語氣也輕鬆了很多,紀楓也擠出來一絲苦笑。“爺爺,他打我很疼。”紀楓語氣微弱地問到,紀老頭看著還很虛弱的紀楓明白他現在是一肚子的問題,但身體還是太虛弱了,不便再費神勞思,便擺手示意:“楓兒,這事等明天天亮了爺爺再跟你講,剛走了一趟鬼門關,你好好躺著休息。”紀楓迷迷糊糊的,卻也不敢睡了,紀老頭也一夜無眠,沉思了一晚上。天亮了,雨也停了,隱隱約約還能聽到雞鳴鳥叫。“楓兒,你再躺一會兒,鍋有粥,爺爺有事出去一趟,這幾日先不用練功了。”紀老頭添了件披風說道“好的爺爺,早點回來。”爺孫倆住在山腳下,離最近的村鎮也有十幾路,每隔一段時間爺孫倆會去采購一些糧資,山上有藥材,采摘了可換錢。可現在紀楓重傷才愈,自然是不能去了。差不多巳時正,紀老頭拉著一輛驢車晃晃悠悠就回來了,紀楓正在草屋前曬太陽,看氣色恢複的不錯。“楓兒你是不是還在疑惑夢中的惡人為何會傷到你,收拾行囊,爺爺帶你去尋找答案。”這句話讓紀楓激動不已,顧不得身體虛弱,趕忙去收拾行囊,夢中的惡人看不清臉,模模糊糊的,可他手持的鋼鞭烏黑髮亮,鞭身上有很多奇奇怪怪的符文,這又是如此的真實,那一擊更是差點要了他的命。最近一個月,晚上暴雨連連,紀楓也是接二連三的做噩夢,夢中被人追殺,似乎是向他討要什東西,但從來冇有收到真實傷害,昨晚卻差點喪命夢中,這事太離奇了,弄不清楚,到晚上紀楓怕是不敢睡了。收拾好行囊,紀楓坐在驢車上,紀老頭則牽著驢。紀老頭髮須花白,步伐卻非常穩健,看來修為不低。傍晚時分,二人來到了石橋鎮,看天色黑雲烏泱泱的,今晚又是一個雷電交加的夜晚,好在紀楓白天在驢車上睡了個飽,吃晚飯的時候又喝了足足三大壺濃茶。爺孫二人找了一家偏僻的小店,價格實惠。這一夜紀老頭打坐到天亮,而紀楓則蹲坐到天亮,有時候實在困得不行就冷水洗臉,反正晚上是堅決不能睡,對紀楓來說晚上睡覺,特別是雷雨交加的晚上睡覺就是找死。此後,一路向北,一連十幾天都是如此,紀楓白天睡覺,晚上則看爺爺打坐修煉,再加上每天吃一顆益氣補血的丹藥,身體恢複的很快。可是近幾日,紀楓白天睡覺也會做夢,一進入夢中,不管是不是噩夢,紀楓都能嚇出一身冷汗,夢中被惡人追殺的情形倒是再冇有出現過。見此情形,二人不由地加快了腳步。兩個月之後,到來九都城,九都城是北方最大的城池之一,非常繁華。可二人無心欣賞這繁華,徑直來到懸壺觀,這懸壺觀雖是一處玄家修行之所,可也是一處行醫救人之所,懸壺觀的法師均有一顆救濟蒼生的菩薩心腸,醫術高超,再加上道家玄修之術,妙手回春,救人無數。紀老頭帶紀楓來此處,也算是來對地方了。這懸壺觀既是道觀也是醫館,來往看病的人絡繹不絕。“二位居士是瞧病還是抓藥,前堂抓藥後堂診病,上香祈福去藥王閣。”院內負責引導的道童施禮說到,紀老頭從懷中掏出一塊巴掌大的包裹:“我們不診病不抓藥也不上香,隻是有一樣東西幫我轉交給清風觀主。”說著鄭重地交給道童。“這…”“法師這有困難嗎?”紀楓見道童麵露難色問到。“實不相瞞,我隻是個小道士,清風觀主不太好見。”“哦,對了,也是啊,怎忘了這一茬,那你交給宋起正法師吧,就說:‘清風伴花落,流雲蓋星辰。’”“好的,兩位居士請稍等。”小道童行完禮,拿著小包裹快步走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