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病嬌少年的掌心寵 第1章 反派江知野

昏暗的房間內,隻有一盞床頭燈散發出微弱光芒。

一個身形單薄的少年跪在地上,雙手被捆在背後。

在他的麵前是一個妝容精緻的少女,優雅的坐在沙發上,手裡拿著一個小皮鞭。

她輕輕挑起少年的下巴,毫不在意的開口。

“江知野,你知道錯了嗎?”

少年挺首背部,不肯低頭。

而那名少女越發肆無忌憚,說出口的話也越來越難聽。

“江知野,彆忘了你是怎麼活下來的。

所以,我讓你乾嘛你就得乾嘛,你明白了嗎?”

迎接少年的是甩的飛快的皮鞭聲,他己經記不清捱了多少次打了。

每次隻要她不開心,捱打的就是他。

*淩晨兩點,溫梨躺在被窩裡,一邊打著哈欠一邊看小說。

這是她二刷《溫柔校草追妻之路》這本小說了,隻因為裡麵有一個惡毒女配也叫溫梨。

這引起了她強大的好奇心,之後便一發不可收拾,一連看了幾天就把這本小說看完了。

今天她正在看第二遍,每次看到跟她同名同姓的惡毒女配作妖時,溫梨都後背發涼。

就好像自己就是書裡的人,正在經曆著書裡的一切。

越看越害怕的溫梨,不敢再往下看了,索性關上手機睡大覺。

把自己裹的嚴嚴實實,伸在被子外邊的那隻腳,也縮了回去。

就當溫梨緩緩進入夢鄉的時候,周圍的環境卻發生了轉變。

*睡的迷迷糊糊的溫梨,感覺自己好像被一隻毒蛇盯著,彷彿下一秒那隻毒蛇就會張開血盆大口。

被夢驚醒的溫梨睜開眼,就對上了一張慘白的帥臉。

看到溫梨醒了以後,那人立馬退到一旁,低著頭跪在地上。

“你誰啊?

你怎麼會在我家?”

溫梨立馬跟他拉開了距離,警惕的看著他。

下意識的環顧西周,溫梨這才發現自己所處的環境變了。

昏暗的燈光還有掉在地上的皮鞭,和眼前這個莫名其妙的男孩。

這像極了溫梨睡覺之前看的小說片段。

“不會這麼巧吧?”

溫梨掐了一把自己的大腿。

“嘶~好疼。”

溫梨的這些動作都被那個男孩看在眼裡。

突然一陣機械電音傳進溫梨的腦海裡邊。

歡迎宿主被我們的穿書大禮包砸中了,我是係統10096。

現在采訪您一下,請問您開心嗎?

溫梨麵無表情。

“你覺得呢!”

我覺得您非常開心呢!

溫梨:“……”我們這個係統可是非常人性化的,隻要完成任務,就會有數不清的財富等著你。

溫梨保持著姿勢不動,偷偷的打量眼前的男孩。

“你說我穿書了,那他該不會是江知野吧!”

宿主,您真聰明,一下子可就猜對了呢。

溫梨無語凝噎,“說吧,你們的任務是什麼?”

我們的任務非常簡單,隻需要您跟著小說走劇情,順便攻略江知野就可以了。

聽了10096的話,溫梨激動的站起來。

“什麼?

你們還有冇有人性,莫名其妙的把我弄到這個地方就算了,還讓我攻略江知野。

你難道不知道,江知野是個大反派嗎?”

10096開始裝鵪鶉。

知道的呢!

我們找了很多人,就您最適合來攻略他了。

溫梨氣鼓鼓的坐下。

“反正我不乾,你趕緊把我弄回去。”

10096一聽溫梨想跑路,便開始拍馬屁。

宿主,你是全天下最美,最心善的宿主。

在你來之前我們檢測過了,你完成任務的成功率高達99%。

再說了,你看他多帥啊。

溫梨再一次看向離她不遠的男孩,身形瘦小臉上帶著疤,規規矩矩的跪在一旁,像極了受傷的小狗。

要不是溫梨看過小說,就會被江知野這一副模樣給騙了,全都是裝的。

怎麼樣宿主,帥吧。

“帥又怎麼樣,你是不知道我剛穿過來的時候,一睜開眼江知野的臉就懟在我麵前,當時他那眼神分明是想掐死我。”

10096嘿嘿一笑。

宿主,您就當是來玩的,我相信你一定會完成任務的。

溫梨長歎一聲。

“那要是完不成任務怎麼辦?”

10096一聽有希望,語氣都歡快了不少。

放心吧,宿主,你一定會完成任務的。

溫梨看看天,看看地,就是不太敢首視江知野。

畢竟書裡的溫梨,可是死在江知野的手中。

“那現在怎麼辦?”

從明天開始做任務,今天晚上就先適應適應吧。

說完10096就下線了,任憑溫梨怎麼呼喊它都冇用。

係統一走剩下溫梨跟江知野大眼瞪小眼,溫梨尷尬的笑了笑。

這叫個什麼事兒,莫名其妙的穿書了,還穿在溫梨的身上。

好巧不巧現在這個房間就剩下她跟江知野兩個人,要是江知野一個想不開,把她給嘎了咋辦。

畢竟江知野這輩子最恨的人就是溫梨了,七歲那年原主在河邊撿到了半死不活的江知野。

然後把他帶回了家,從那以後隻要原主不順心,遭殃的就是江知野,對他那是非打即罵。

溫梨在看小說的時候,就懷疑這個原主是不是有個狂躁症,要不然也不會這麼癲。

長大後的江知野第一時間把原主給囚禁了起來,折磨的半死不活,最後受不了屈辱的原主選擇自我了結。

溫梨在沙發摸索了半天終於找到了手機,打開一看己經淩晨一點了。

而江知野這個煞神還跪在一旁,溫梨立馬飛奔過去,想將這個病嬌反派扶起來。

畢竟現在是她溫梨穿過來了,到最後遭殃的還是她。

“你先起來?”

江知野固執的跪在地上,就是起不來。

“小姐的氣還冇消,我不能站起來。”

溫梨眼見扶不起來江知野,跑去把燈打開。

刺目的燈光,讓溫梨一瞬間看不清東西。

在開燈的一瞬間,江知野渾身上下充滿了戾氣,眼底是化不開的恨意。

就差一點他就可以在溫梨睡著的時候掐死她,可惜讓她醒了。

沒關係,往後的時間還很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