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重生無悔之我有錦鯉體質 第1章 穿越!——追憶

許妄再一次被學生氣哭後辭職走人!

靠背啦!

這B活誰愛乾誰乾,本姑奶奶惹不起還躲不起嘛(ToT)/~~~回到家跟遠在退休旅遊的父母打完視頻後就把自己全部浸入了浴缸裡,淩晨00:00,浴室的燈忽明忽暗。

突然,燈徹底熄滅,一下驚醒了許妄,她正準備出浴缸,腳下一滑pong!

腦袋磕到浴缸上暈死過去了。

全文終~啊不是另一邊!

景國,春和三年隆冬!

許妄醒來後發現自己居然身處簡陋的雕花木床之上,短暫的迷茫之後,也逐漸反應過來,自己這是——穿越了!

Σ(゚д゚lll)她強迫自己冷靜下來。

回憶起這具身體裡的記憶。

原來,這女孩竟然和她同名同姓,甚至!

她趕緊跑到鏡子前撫上這張臉喃喃道:“樣貌也一樣”完了,這不會是自己的前世吧!

(´・Д・)“原身的許妄身世可以用一個“慘”字來形容!

原本她的母親是位醫女,名喚雲霓,不過是個孤女,幸得老婦人家救治豆蔻年華便在路途中高熱不退的她才得以活下來,而後她便說自己家中遭遇了變故,家人為護她,隻有她一人活著,想學醫技傍身,老婦人心軟,又見她有些醫學天賦,便開始教她醫術。

她也勤勞本份,打理藥鋪。

首到有一天,雲霓上山采藥遇到了位渾身是血的不知是男是女,尚有一息的人,她便將人帶回去救治。

後來,他醒後便告之說他名許庭鈺,是京城長信侯的嫡長子,因同家裡鬨了不快從而跑去軍營曆練,可在一次運糧途中遭人暗算,為保糧食,他帶了一小隊兵引開刺客,被追殺至此。

他說日後定會給予姑娘豐厚報酬。

他有求於她,勞煩她租車送他回軍營。

雲霓被這位長相俊俏且上進自強又為戰士著想不顧生死的公子吸引,她竟親自送他回營,路途中,怕遇到刺客殘餘勢力尋找,他們躲入一破廟裡,但許庭鈺顧及男女之防,便讓雲霓在裡間,他獨自守在外間,就這樣守了一夜。

後來回到軍營,他們因缺軍醫治療死傷慘重,雲霓便主動加入其中,一個翩翩世家公子,一個五官精緻,清麗動人的女子漸漸地兩人暗生情愫。

後來戰勝。

他給家人去了書信,說要娶她為妻。

可京中那幫老頑固怎會同意,最後一來二去,他寧願同他們斷了關係。

他們二人最終還是在永州拜了堂,結為夫妻,相濡以沫。

度過了三年的幸福時光,他幫她打理藥房,她行醫。

他陪她上山采藥,她拿他當小白鼠,他也甘之如飴。

這三年,他們育有一子一女。

可就在這十分圓滿的時刻,京中來信,母親病危,想見他最後一麵,臨行前那晚,他說:“雲霓,等我,我一定會征求母親同意,接你回京”。

她也滿含熱淚的告訴他,她相信他。

可此一彆,竟是兩年,雲霓送去的信杳無音訊。

婆婆也去世了,她一人攜帶兩個孩子己無力支撐生活開支,便將藥鋪賣了,開始行醫。

隻不過,她每晚都會站在門前等他回來。

終於,兩年後,他回來了,滿麵春光,他告訴她,讓她再等等,等他官做大了,就能接她們回京了。

他帶了銀錢重新修繕了住處,買回了藥鋪,還挑了一些夥計。

他依舊待她好的不行,可是她總覺得,還是哪裡變了,三個月後,他又走了,但是她卻懷孕了,她告訴了他,他麵色凝重片刻便還是走了,隻說等他。

就這樣又過了三年,她的日子越過越好,老三是個兒子,紅潤可愛,她期待著與他再見。

終於,他回來了,他以為他們一家人再也不用分開了。

可他卻帶來一個噩耗,他在那邊被母親逼著娶了妻,他說隻有這樣才能回來見她。

她聽後如五雷轟頂,她想,所以我在這裡食不果腹,辛苦帶著孩子奔波時,你卻在京城的溫柔鄉,嗬,我還如何同你回去!

我本一介孤女,回去當你的外室嗎她也確實這麼同他說了,但他卻支支吾吾不敢承認。

她們大吵一架,突然,老大和老二跑回來說在林間采藥時跟三弟走失了,她氣急,跑了出去,他欲去追,可是失了方向,恰逢屬下來報,寧安王(男主父親的胞弟)來永州視察,他便隻能趕去迎接。

待他回來後,依然未見雲霓身影,心中慌亂感油然而生,急忙召集眾人去尋,可尋了月餘,絲毫不見人影,隻有兩個小崽子每天詢問他們的孃親。

他徹底慌了,急血攻心,暈了過去。

後來京中催他回去任職,他便隻好將兩個小崽子帶回侯府,認作庶子庶女。

並讓京中的妻子好生待他們,自己卻不管不顧,把自己活成了傀儡,隻知道在朝堂上咄咄逼人。

官是越做越大,名氣也是越來越臭,不過他屬太子黨,也冇人敢真的跟他對著乾。

隻是他心心念唸的那人至今屍骨無存。

至於原主為什麼會知道這麼多,那自然應當是她的戀愛腦母親,在她們小時候問起爹爹時,將她們二人相遇和甜蜜生活以及後來的分彆都當做故事說與原主聽了。

再者,雖然分彆多年,但許庭鈺每次回來都是帶他們出去玩,還教她和哥哥寫字。

起初,原主也是會賴在他的懷裡撒嬌的。

哥哥看他的眼神也是十分崇拜的。

唉,隻可惜,她這渣爹就不是什麼好東西。

將他二人帶回京城後便不管不顧,任由主母百般刁難他們也視而不見,最後他們的院子被越配越遠,吃的東西越來越餿。

最後哥哥因為去廚房給原主偷饅頭被抓,主母還當看不見似的將他當普通盜賊亂棍打死,最後屍體扔到了亂葬崗。

許是血脈相連,原主心裡慌急了,想去找哥哥,冇想到竟親眼目睹到哥哥被打的斷了氣的最後時刻。

回憶到這,許妄不自主的流下一行清淚,她彷彿從腦海裡看到了哥哥被打的滿地抱頭也要護住那來之不易的饅頭,死死護住,好似他的命一般。

可惜,多日未進食的原主體力不支的栽倒在地,終是看到了那個哥哥拿命也要護住的饅頭被下人隨意的扔在地上,腳碾了一遍又一遍。

後來,原主去求她爹。

可是在主母的不小心認錯了人這麼劣質的謊言下,他信了,隻是眼神複雜的看了一眼哥哥的屍體,便走了。

這樣的下場就是,她的哥哥,被一塊破布似的丟在了亂葬崗。

後來原主冇有哭,冇有鬨,隻是依舊冷漠的做著自己的勞務。

主母因著長子己除且還是顧及著許庭鈺,便再冇對原主做什麼,隻是讓她乾著下人的活計。

就這樣苟活到了今日。

但是許妄穿進來了,原主又去哪了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