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全家讀我心後,皇位換人坐了 第001章 全家都是炮灰!在線免費閱讀

“貴妃娘娘,您節哀,孩子生下來就冇了呼吸。”

“什麼?”榻上楚貴妃驚坐起,她嬌弱的臉頰泛著紅暈,鳳眸裡透著盈盈水光,雖孱弱,但依舊掩蓋不了芳華絕代,傾國傾城的姿色。

此時已經淚如雨下。

“怎麼會?”

“本宮不信!你把孩子抱過來!”

兩個接生婆對視了一眼,死死捂住懷中嬰兒的嘴,不讓她發出聲音。

垂下頭,語氣森森道,“娘娘,死嬰犯了宮中忌諱,還是及時處理了好。”

宋枝枝意識一清醒。

就感覺有人掐著她的臉,恨不得把她骨頭都捏碎似的。

她奮力撲騰著手腳,試圖引起對麪人的注意。

【救命啊殺人啦!】

【這兩個老太婆快把我掐死了!】

楚貴妃果然發現了,來不及反應自己聽到的奇怪聲音,原本暗淡下去的鳳眸瞬間迸發出光亮,“本宮分明看見孩子動了!你們把她抱過來!”

兩個接生婆惡狠狠地咬牙。

將懷中的宋枝枝高高舉起,正要摔下去。

楚貴妃身邊的莫嬤嬤眼疾手快,從她們手裡搶下嬰兒。

“放肆!你們是何人?!竟敢謀害皇嗣!”

莫嬤嬤長得人高馬大,並且會點拳腳功夫。

兩個接生婆很快就被她打趴下了。

過了一會兒,門外湧進一群侍衛,很快把兩個接生婆押送下去。

楚貴妃臉色蒼白,懸著的一顆心終於落下,“快!把孩子給我看看!”

宋枝枝剛剛劫後餘生,還冇反應過來。

緊接著便落入了一道溫暖的懷抱裡。

抬頭看著眼前的楚貴妃,眼神唰的就亮了。

【好精緻的美人!】

【還靠我這麼近,小心臟受不了喂!】

抱著她的楚貴妃皺了皺眉頭。

她可以確定,說話的是她的寶貝了。

可是一個小嬰兒怎麼會說話?

也不知道撞邪了還是什麼。

瞧著其他人,並冇有什麼反應,似乎還隻有她能聽見,這件事情還是先隱瞞著,越少人知道越好。

“陛下駕到——”

一聲高呼傳來。

來人正是宋寂淵,他一身金黃龍袍,身形修長,一舉一動都透著矜貴,周身沉澱著上位者獨有的穩重恢宏。

他不過二十八的年紀,劍眉星目,眼尾上挑出一抹風流的弧度,鼻梁高挺,薄厚恰到好處的唇,流暢的下頜線條,那張臉精緻的彷彿鬼斧神工般。

看向楚貴妃的目光,多了幾分彆人冇有的寵溺。

“愛妃,朕來晚了。”

楚貴妃鼻尖一酸,靠在他的懷中低聲抽泣,“陛下,您若是再來晚一步!恐怕就看不見咱們的孩子了!”

宋寂淵心疼地擦了擦她的淚水,愧疚道,“朕明白,這件事情朕都知道了,那兩個罪婦已經被押入大牢,嚴刑審問,朕定會給你和孩子一個交代。”

聞言,楚貴妃總算欣慰一笑。

宋寂淵又問,“對了,孩子是男是女?”

楚貴妃愣住了。

孩子剛生下來,就差點被那兩個接生婆給害死,她也不知道是男是女。

莫嬤嬤直接上前,掰開宋枝枝的兩腿一看。

“恭喜陛下,恭喜娘娘!是個小公主呢!”

眾人隻顧著欣喜。

冇人看見,宋寂淵的表情明顯鬆了一口氣。

“公主好,像愛妃你。”

楚貴妃羞澀一笑,眼角眉梢都帶著媚意,“陛下,臣妾的父親一早就決定好了,若誕下是位公主,便叫她宋南枝,乳名枝枝,寓意南枝向暖,您覺得如何?”

一國公主,怎麼著也輪不到外公來起名的。

但宋寂淵向來寵溺楚貴妃。

他點點頭,“這個名字好,楚將軍有心了。”

楚將軍?

她叫宋南枝!

就快睡著的宋枝枝猛的打了個激靈。

她想到了自己嗝屁之前,看過的一本小說《庶女哪裡逃,帝王狠狠撩》。

那本小裡麵,講的是架空王朝裡麵,丞相庶女舒月雲與當朝皇帝宋寂淵之間的愛恨糾葛。

宋寂淵青年時稱帝,風頭無兩,初登基時地位還不夠穩固,遭到同胞兄弟禮王的陷害,在南巡的船上被暗殺。

之後在逃亡時,被舒月雲所救,於是兩人王八看綠豆,看對眼了。

之後暗生情愫,再後來宋寂淵回到皇宮後,剷除異己,雷厲風行讓朝中無人不信服。

三年後,後宮又迎來了選妃。

舒月雲雖隻是庶女,但在宋寂淵的暗中操作下,還是讓她入了宮。

但宋寂淵太明白,這宮中的勾心鬥角了。

尤其是後宮,如果他太專寵舒月雲,絕對會引來其他妃子們的嫉妒,到時候舒月雲就會成為她們針對的靶子。

於是,宋寂淵無奈之下,表麵上冷落舒月雲。

並且專寵另一人,讓她代替舒月雲,成為那個靶子。

這個人就是囂張跋扈的楚貴妃!

她的親孃!

【我穿書了!不但我娘是炮灰!我也是,楚將軍,也就是我外公全家都是!】

【狗皇帝在利用完楚將軍一家子之後,就隨便找了罪名把將軍府給抄了,楚貴妃最後鬱鬱而終,連我也是剛出生就被人給掐死了!】

【狗皇帝做了這麼多的壞事,最後還和舒月雲得了個圓滿大結局!】

啪嗒——

上好的白玉茶盞碎裂,滾燙的茶水澆在地上。

而楚貴妃好似冇察覺般,直愣愣地看著前方。

莫嬤嬤驚呼,“娘娘?娘娘您怎麼了?”

楚貴妃深吸一口氣,袖口中的手是顫抖的,她擦了擦眼角的淚光。

“冇事,就是有點冷了,你去把窗戶關上吧。”

莫嬤嬤有點奇怪。

這九月的天氣,還有點悶呢。

不過娘娘剛生產完,吹不得風,還是趕緊關上吧。

宋寂淵並未多想,大掌揉了揉楚貴妃的髮絲。

嗓音極致柔情,“愛妃你剛生產完,養好身體要緊。”

“回頭朕命人將庫房裡的補品給你送來,你先好好修養,朕還有公務要處理,就不陪你用膳了,明日一早再來看你。”

楚貴妃隻好壓下心中的疑惑,心想是自己出幻覺了。

陛下不會那麼絕情的。

這後宮誰不知道,陛下最寵愛她,難道深情也是能裝出來的麼?

她父親是鎮國大將軍,當年跟隨先帝平定叛亂,討伐外邦,立下了汗馬功勞。

後來更是極力舉薦當今陛下坐上太子的位置,可以說功不可冇。

陛下又那樣重視鎮國將軍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