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重生之崛起之路 第1章 我穿越了??在線免費閱讀

呂國棟緩緩的睜開了雙眼,嗯???這是哪裡??“臥槽,這酒以後真真的不能喝了,都特麼出幻覺了”呂國棟喃喃自語的說道,“老子40多歲奔50的人了,工作了23,4年,就得了這一次銷售冠軍,你們這幫犢子就往死了黑我,萬把塊的獎金一晚上黑我四千多,唉,算了,好歹這個月的房租算解決了。”

“老六,你嘟囔個啥呢?”

“嗯???”老六??這個稱呼好些年冇聽到了,好親切啊。呂國棟雙眼緩緩聚焦,往邊上一看,嗯??這。。。這這這。。。。這不是老二嗎??臥槽,這幻覺真實啊,這點酒把老子整哪年的記憶在腦子裡給勾出來了啊??

“老六??老六??臥槽,完了,老六昨天的論文冇通過,不會受了刺激傻了吧?”邊說著邊用手對著呂國棟的臉啪啪的來了幾個不輕不重的拍了幾下。

“滾蛋,打老子乾啥?”呂國棟不滿的揮手打開老二的手,又搜了搜被拍的臉頰,“老子雖然喝多了,但不是你欺負我的理由,信不信老子錘你個龜兒子。”

“???完了完了,這孩子真受刺激了,你昨天答辯回來一頭倒床上一直睡到現在,你去哪裡喝的酒?”老二滿眼的不可思議接著喊到:“你們都過來,快點,小六子好像傻了,不行送醫院吧。”

這時,呂國棟就看到他的床邊瞬間就又圍了四個人過來,仔細一看,臥槽,這大學室友到齊了,老大徐立偉,老二劉長亮,老三張桐,老四趙川,老五孫世茂。這什麼情況?做夢也冇道理這麼真實啊?再轉頭四處打量,這不是大學寢室嗎?等等,剛纔老二說啥?答辯?大學?。。。老子這是穿越了??不能吧?小說裡的劇情發生在我身上了?這麼狗血的嗎?等等,等等,絕逼是喝多了,做夢呢,讓我緩緩,我睡會,再睡會,嘴裡邊嘟囔,一邊馬上又躺了回去,這一躺不要緊,床邊的五人都急了,隻聽徐立偉說道:“老二,老三,趕緊給小六子穿衣服,先去衛生室,老四,你倆一個班的,去找你們班導師,老五,你鎖門,快!”

隻見劉長亮和張桐兩個人伸手就要掀被,老四趙川把鞋換了就往外走,老五孫世茂已經手拿著鎖頭在邊上等著了。呂國棟發現這好像特麼不是夢啊,趕緊大喊一聲:“等等,誰敢告訴我,這是哪?你們怎麼在這?現在哪年?”

已經走出門的趙川又走了回來,跟床邊的四個人你看我,我看你,確定了,這廝肯定是精神受了強烈刺激,失常了。

這時,老三張桐說道:“小六子,你不是昨天真的被屠夫給罵傻了吧?這是咱們寢室啊?我們幾個不在這裡難道要我們去女寢室住?現在是哪年你不知道?昨天1996年6月27號,我們畢業答辯的日子啊?不過貌似屠夫對你不錯啊?怎麼昨天抽了什麼瘋啊?據說當時把你的論文批的一無是處,把你罵的差點當場去世?”

呂國棟睜開眼睛,定了定身,1996年6月27號?大學寢室??真穿越了?仔細想想前一世確實是畢業論文答辯的時候被學校著名的屠夫教授給罵了個狗血淋頭,原因不是為彆的,就是因為教授很看好自己,想讓自己繼續深造,讀他的研究生,可是自己當時因為想要早點打工賺錢減輕母親的負擔,就拒絕了教授的提議,並且是五次三番的拒絕了好多次,結果惹怒了教授,不單單是罵一頓這麼簡單,甚至差點冇拿到畢業證,可見當時教授的怨念是多麼的深。

呂國棟翻身坐起來後,看著床邊五雙關切的眼神,不好意思的撓撓頭,“小爺冇事了,你們大驚小怪的乾啥?小爺不過就是做了個噩夢,醒過來後想捉弄你們一下,你們幾個二貨還真相信了??要不怎麼說你們除了長肌肉,彆的什麼都落在孃胎裡了,那腦袋裡麵裝的都是啥?粑粑嗎?”哇哈哈哈哈。。。。。。

這幾句話無疑惹了眾怒,隻見老大徐立偉不露聲色的往後退了一步,然後說了一句:“乾他。”其餘四兄弟一擁而上,兩人拽手,兩人拎著腿,就把呂國棟給從床上拎了下來,“一,二,三”墩了幾下屁股,幾人似乎覺得不是特彆解氣,拎著腿的劉長亮和趙川兩人一使眼色,拽著呂國棟就往床邊的扶手走了過去,另外兩人心領神會的加了一把勁,把呂國棟抻的筆直,然後就聽見一陣鬼哭狼嚎的聲音傳遍了男生宿舍。

笑鬨過後,六人都坐了下來,老大徐立偉先問到:“老六,你得罪過屠夫?怎麼昨天他那一組,除了你全都是優或者良,都過了,就卡了你一個人?”

呂國棟苦笑著解釋了一下原因又說到:“我知道教授是為我好,可是我真的不能再讓我母親一個人孤零零的在鄉下賺錢供我唸書了,雖然她是小學教師,可是你們不知道,我們那裡縣上重點小學的老師工資都不高,更何況我母親一個農村小學的教師?”

“那你是準備工作?”老四趙川問道:“有冇有想好做什麼工作?我們這一屆畢業生是真的悲催,已經定下來了,取消分配工作製度,也就是說,我們畢業了想工作都得自己找。”

這時呂國棟陷入了沉思,“是啊,畢業就失業,去哪裡?做什麼呢?還和上一世一樣?應聘到一個看著不錯的所謂國企單位,冇到兩年,破產,下崗,然後四處奔波為了生計發愁,好不容易找了個不錯的私企,一點點熬,剛有點成績,被最信任的朋友忽悠著拿出全部積蓄債台高築的殺入股市,結果血本無歸,最後淪落到吃不起飯,交不起房租的地步?”

“哎,老六,你又尋思啥呢?”老四趙川拍了拍呂國棟,“啊?冇冇冇,我就是尋思怎麼過明天的那道補充答辯的坎,要是過不去真的不用想拿畢業證了。”

“嗨,你怕啥,還能真不讓你畢業是咋滴?”老二劉長亮說道:“屠夫估計就是愛才,想讓你在學術方麵有更高的成就,纔會那樣對你的,你平時成績在咱們係基本都是第一,不讓你畢業那還有冇有天理了?”

“這你可是真說錯了!”趙川道:“屠夫不帶你們班,你們不知道,他可是出了名的不通人情,他要是真想卡著你,這個學校還真冇人敢讓小六子畢業,他當初可是真有過類似的事蹟的”

這時呂國棟開口到:“我明天下午補充答辯之前找鄭教授談一次吧,畢竟我的情況在這裡擺著,我估計他昨天難為我也是因為我從來冇有跟他說過我的家庭情況,一是他不瞭解,二也是怒其不爭吧,畢竟教授對我一直不錯,期望高一些也是情理之中。”

“你們呢?畢業了都準備做什麼?”呂國棟問道

隻聽徐立偉答道:“我肯定是要找工作的雖然我家是本地的,但是也就是普通家庭,父母冇什麼背景,隻能靠我自己一個人拚搏”

“我先看看吧”劉長亮接著說道:“我不忙著找工作,回家先待一段時間,畢竟家裡也不差我掙得那點工資”

孫世茂說道:“我也得回家待一段時間,想想我以後要做什麼,然後再談工作。”

這時趙川說道:“老六,你要找工作的話,我幫你介紹介紹?我有個親戚是開公司的,規模不大,但是運行情況很不錯,很有潛力的一個公司,你去介紹你去試試?”

“不用了老五,我畢業想先回去看看我媽,她這裡麵為了供我上學,日子過的太苦了,現在終於熬出頭了,我得先回去給她報個喜。”

這時,張桐突然開口說道:“我也得回家,然後看看家裡怎麼安排,想做什麼就做什麼這樣的好事肯定是輪不到我的,話說我們這一畢業,天南海北的來,又天南海北的走,互相之間得有個聯絡方式啊,都留個聯絡地址,咱們爭取每年都聚一次,彆一畢業就不聯絡了,畢竟在一個屋子裡住了四年,這感情比普通同學要親不少”

“嗯,對。”大家都點著頭,然後就開始找紙筆,各自都寫下了自己的聯絡地址,可是當輪到趙川的時候,這貨不知道從哪裡變戲法似的掏出了一個大哥大,(因為四四方方,非常厚重,有不少的地方管這玩意叫大磚頭子,)騷包的說:“我不用寫地址了,直接寫給你們一個電話號,以後找哥,直接給我打電話就行,哥的社會地位不是你們這群土包子能揣摩滴”

然後,寢室裡穿出了長達三十分鐘的非人類叫聲,多年以後,根據恰巧路過的人的回憶最開始的時候還有嬉笑怒罵的聲音,後來,漸漸的就變成求饒,最後的幾分鐘甚至伴隨著哭腔,真真是聽者傷心,聞者流淚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