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天醫神算:玄學大佬馬甲颯爆了 第1章 陽壽獻祭

痛,好痛!

身體的每一處都鑽心斷骨的痛!

謝三清顫抖著手摸向胸口,那裡竟然插著一把血淋淋的匕首!

謝三清以為自己已經死了,她清楚的記得前一秒,她是在爆炸中身亡,而現在她怎麼會躺在這裡?

作為隱世玄門近百年來最天賦絕倫的少主,從小被養蠱般養大,唯一的信仰就是為家族而活,卻被最親近的族人陷害,在繼承儀式當天被炸成了碎片!

她發誓,如果再給她一次機會,她絕不會讓自己的人生淪落至此!

難道老天感受到了她的不甘?

突然,一陣天旋地轉,一股陌生的記憶湧來……

這裡是她不曾知道的朝代,而她竟然是一個守墓世家的女兒,也叫謝三清。

看來她穿越了,隻是老天既然聽見了她的心聲,為何讓她重生過來就要再死一次?!

就在此時,掛在謝三清胸口的玉佩,被心頭血包裹後,散發出神秘的光芒,頃刻籠罩住她全身。

一股強大的內力迫使謝三清胸口匕首離體而出!

在傷口暴露的一瞬間,那奇特的光芒又攀附而上,傷口以肉眼可見的速度癒合。

緊接著,謝三清的身體上又依次掉落出八十一根骨釘!

怪不得這麼痛,原來這具身體早已千瘡百孔!

幸而有神秘光芒在,所有的傷口都在不可思議的癒合。

緩了一會兒,謝三清終於散去滿身鑽心的疼痛,有了一絲力氣。

她緩緩坐起來,撿起一根骨釘檢視。

此時月亮終於從烏雲後露了出來,慘白的月光照著這荒山野嶺。

而謝三清的周圍,一圈詭異的陣旗和陣圖,明晃晃的呈現在眼前,一股瘮人的陰涼撲麵而來!

陽壽獻祭!

身為玄門少主,謝三清立刻辨認出眼前的陣法——陽壽獻祭陣。

即拿活人的壽命獻祭,以換取自己想要的東西。是一種非常邪惡的陣法。

她冇猜錯,原主果然不是單純的遇害,而是被人當作祭品獻祭而死!

最可恨的是,原主死的時候,雖然昏迷,觸覺仍在。

她是在忍受了八十一根骨釘,穿皮斷骨的錐心之痛後,活生生被折磨死的!

似乎感應到原主的滔天恨意,本來已經痊癒的胸口再次撕裂般的抽痛。

謝三清蹙眉低語:“放心,既然占了你的身子,你的仇就由我來報!害你的人,必將嚐到千百倍於你的痛苦!”

話音剛落,胸口歸於平靜,傳來一陣暖意。謝三清低頭一看,竟然是玄元軟玉!

冇想到,玄元軟玉作為玄門最重要的掌門信物,竟然隨她一起穿越了過來!

一邊想著,一邊忍不住覆手摸去,觸手溫熱。

心隨念動,謝三清突然就原地消失,出現在了一個奇特的空間。

這是哪裡?

幾乎是發出疑問的一瞬間,謝三清的腦海裡立刻湧入了大量關於空間的資訊。

原來玄元溫玉自上古傳承至今,最大的秘密正是其內的玄元空間。

空間內有靈泉、靈藥田,還有寶箱。

而開啟玄元空間的關鍵正是那幾滴認主的心頭血。

一直以來眾人雖知道玄元溫玉內有驚天秘密,想要占為己有,卻又有幾人能得這個機緣打開空間?

可惜空間曆經千萬年,因為種種原因,不僅靈氣已十分稀薄,泉眼水勢也很微弱……

正在此時,謝三清感知到空間外傳來一陣巨大的動靜,便按照之前的方法,瞬移出了空間。

此時,天已微亮,本是天朗氣清的天氣,卻晴天打旱雷,平地起狂風。

謝三清一驚,默唸口訣掐指一算,天降異象,這是有奇穴出世呀!

她一麵急忙趕向測算的方位,一麵在心裡思索,這陽壽獻祭之陣和奇穴出土一前一後,怎麼這麼巧,其中有什麼關聯?

眼看著離奇穴越來越近。

突然,風停雷靜,所有異象戛然而止……

謝三清愣了一下,怎麼回事?難道奇穴又縮回去了?她還是第一次遇到這種情況。

如今,異象消失,奇穴失去方位,謝三清失望不已。

要知道,一個曠世奇穴,不僅能逆天改命,讓乞丐一朝變王侯,甚至能福廕子孫,保家族富貴百年。

謝三清正想得出神,冇提防一團黑影直衝她而來,力道大得差點將她撞倒在地。

等謝三清穩住身形,一股刺鼻的酸臭味撲鼻而來。

然後,在一張滿是臟汙的臉上,謝三清看到了有生以來最難忘的一雙眸子。

清澈,透亮……

涼薄又溫潤……

像秋日的天空一樣明澈,轉眼間又有風暴醞釀其中,彷彿隻要讓他衝破牢籠,就能改天換地!

謝三清冇想到竟然會被一雙眼睛震撼到。

而最奇特的是,那隻左眼,竟然是重瞳!

重瞳出,帝王現!

倉頡重瞳造漢字,項羽重瞳稱霸王。

冇想到她在這個世界遇到的第一個人,竟然就有相術中的天子之相!

可惜臉上臟汙太多,她冇辦法觀全貌。

李承治靜靜看著眼前這個奇怪的女人,他知道她在打量他的眼睛,而他也早已習慣了這種打量。

隻是,他見過太多或懼怕,或厭惡的目光,卻是第一次,有個人像欣賞一件孤品般觀賞他。

這種感覺有點陌生……

謝三清饒有興趣的看起相來,一時忘了眼前的意外。

而李承治因為心頭莫名升起的複雜情緒,一時也忘了自己所處的困境。

直到一個凶神惡煞的聲音從不遠處傳來:“好啊,你個小叫花子,看爺爺我今天抓住你不扒了你的皮!”

謝三清深深看了他一眼,雙手掐指一算,這人與她有緣,今日之事她躲不過。

瞬間已做好決定,將他護在了身後。

李承治詫異的看了她一眼,萍水相逢,她居然問都冇問就護著他?

那中年男人因為身材發福,跑的有些喘,看見謝三清突然擋在前麵,開口罵到:“你個死肥婆,爺勸你少管閒事,麻溜兒讓開,不然一會兒有你好看!”

這突如其來一聲死肥婆,讓謝三清愣了一下。

前世的她相貌不俗,雖然專注於修行,卻也知道自己的容貌給人帶來的震撼。

重生以來她還冇機會好好打量自己,所以愣了一下,才反應過來是在說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