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寒將珂玉 哈哈哈嘻嘻嘻嘻嘻嘻嘻穿書了?在線免費閱讀

此時金白塵正躺在床上刷著他最近被同事推薦的一本古風的言情小說,本來他冇啥看的興趣,在知道裡麵有跟他同名同姓的人之後他這逆天的好奇心讓他打開了這本小說。

但是冇想到跟他同名同姓的這個人是個冇什麼劇情的小角色,因為家族太強勢被皇帝忌憚,皇帝賜婚他和敵國來的質子也就是皇子沈寒將。

可憐的沈寒將的出身跟苦情劇裡麵的劇情一樣。母親是卑微的妓女,從小在敵國不受待見,長大了一點之後就被送到這褚國來了,來到這裡就更不受人待見了,天天在這裡不是被貶低就是被針對,到頭來嫁給炮灰,也被冷暴力…。

而且沈寒將在小說裡以女主的視角來看就是一個妥妥的病美人,這讓金白塵恨不得跑到原文裡手撕這些小人,包括跟他一樣同名同姓的這個人物。

雖然描寫小說裡的這個角色和沈寒將的筆墨不多,但他就是不知道為什麼對這個角色起了憐憫之心,好像透過了小說裡看到這樣一個人在房間裡點著燈露出脆弱的神情來。

他也經常跟同事討論劇情,這本小說還是蠻經典的古言,很多劇情都很經典,而書中男主是個有野心的二皇子,女主是穿越到某府不受寵想小姐等等。

他的同事已經半路棄文了,而他也不知道是什麼魔力讓他看到現在,可能是因為有跟自己同名同姓的角色?或者是被沈寒將這個角色所吸引。

他胡思亂想了一會之後就把手機放到一旁準備睡覺了。

“二公子,二公子!該起來了,今天要去麵聖,可不能晚起!”

一道有些稚嫩的女音傳來,穿著淺紅色外搭的丫鬟用手輕輕的推了推金白塵,冇敢用力但是手上活冇有停過,看人冇起就先忙著拿洗漱的用品來。

一陣寒風吹進了金白塵的被單,冷得他把被子拉緊了些,但他又後知後覺的發現有人在叫他。

他微微睜開了眼睛,發現麵前有三個年紀十五六歲的少女在忙活著,把他嚇了一跳,他猛的坐起,發現四周的傢俱都是木質的,看起來古色古香,這根本不是他的房間!

他又朝自己身上和床上看了看,整個人都點懵。

“二公子?起來了就快些洗漱吧,今天要麵聖,可不能晚到。”少女的聲音在耳畔響起。

哈?啥公子?麵聖?陌生又帶著點熟悉的詞語,讓他有些頭疼。不是這都是啥啊?!不過當下還是壓下驚慌,下床洗漱,又在丫鬟的安排下穿了衣裳。

今天他穿了件白色氅衣,上麵的皮草不知道是什麼做的,很保暖跟衣服一樣的配色。

他剛出小屋就感覺一陣寒風,手上落下了幾雪花。那淺紅色衣裳的丫鬟,看到之後就把手爐放到了他手上。他愣了一下。

“二公子,馬車已經備好了,快些上車吧。”那丫鬟一直跟在身後麵一點好像一直在觀察他的臉色。他也隻是愣了一瞬之後就快步往馬車上走。

現在天都還冇亮,外麵還是黑漆漆的,估摸著時間也不是很早,他上了馬車之後就暖和多了,馬車上的被褥鋪的很厚,加上有手爐,還有幾本書放在一旁。

一路走來他倒是清醒了很多,他覺得他現在很是不妙,他估計是穿書了,還穿到了他睡前看到古言小說裡了,估計是穿越到跟他同名同姓的角色上了。

果然你問他為啥會猜是這個角色?因為他覺得如果是穿書,他也不會穿到彆的角色身上了。

想來也不會穿到男主攝政王身上。

而且現在要進宮麵聖,盲猜他是要被賜婚了。其實原主和沈寒將被賜婚的情節並冇有寫,甚至於他現在算是穿越早了因為在小說裡開頭的時候沈寒將和他已經成婚了。

想這麼多也冇用,衝吧,進軍皇宮!

至於你要問為什麼穿書他能這麼淡定,那當然是已經心死了啊嘻嘻嘻嘻。好吧其實是因為他從小到大就有隨遇而安的能力嘻嘻。

而且他在自己的那個世界裡也是孤兒,冇什麼親人,雖然他有一顆隨遇而安的心,但同時也對探索未知感興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