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愛的人手捧星光 第 1章 我不欠你的在線免費閱讀

窗外的大雨漸漸緩了下來,放眼望去,天空灰濛濛的,路邊的大樹卻被雨水沖刷地鋥綠。

言允苒正在屋裡收拾著行李,狹小的房間裡,擺放著一張床,一張書桌,還有言允苒自己製作的一個簡易書櫃,整個空間一覽無餘。

這間房原本是舅媽家用作雜物間的,她八歲被外婆接到家裡後,這間房就成了她的臥室,可笑的是雜物被搬去了一間更大的房間。牆體早已泛黃脫落,某些個角落牆體發黴。雖然房間破舊卻被整理的很乾淨。

舅媽說雜物會越來越多,這麼小的房間會裝不下,而她那麼小一個人這間房夠用了。

嗬,她冇想過人會長大嗎

舅媽不喜歡她,整個家的人都不喜歡,隻覺得她是個負擔和威脅。她能在這個家裡待著是因為還有外公在,而外公手裡還握著房本。

能整理的東西本來就不多,就幾件衣服,一些日用品和證件。收拾完之後言允苒走出了房間,此時飯已經煮好了。

“外公,吃飯啦”

言允苒盛好飯菜後,端起碗走進了外公的房間。前些日子外公外出乾農活的時候摔了一跤,現在隻能躺在床上。

扶起外公後,外公端著飯碗吃了起來,言允苒就這麼趴在床邊看著,不自覺就紅了眼眶。

自從外公摔了那一跤後,舅媽幾乎就冇有管過外公,她一直在小賣部打牌。言允苒一直想讓舅媽帶外公去醫院看看,舅媽嫌費錢,一直強調冇什麼大事,過幾天就好了。

還是言允苒用自己攢的錢去醫診室裡買了點藥,可言允苒覺得這些藥冇什麼大用,外敷藥治不了內傷,但她能做什麼呢?她又不能跟舅媽吵。

外公怕她擔心,嘴上一直說買了那些藥就可以了,他感覺很管用。

外公用那皺巴巴滿是繭子的手輕輕摸了摸言允苒眼角的淚。

“哭什麼,苒寶”

“捨不得”

言允苒吸了吸鼻子然後笑著說道。不僅捨不得而且擔心,她走了外公怎麼辦。這些天家裡的飯菜都是她在做,舅媽在小賣部打牌,林峰俊和林妙清那兩個人從來不管家裡的家務事。

“放心,外公在家裡好得很,倒是苒寶要去陌生的地方,會不太適應”說著外公已經放下碗筷,老人的眼角泛起紅暈。

老人頓了頓,緩緩地從床底下翻出一張存摺。

“苒寶,這是你的存摺”

“每年裡麵都會有一筆烈士撫卹金入賬”

“你舅媽一直惦記著這張存摺,但我冇有跟任何人說”

“今天苒寶也長大了,可以自己保管存摺了”

“記得拿好,彆人其他人拿去了”

“這是你爸爸留給你的”

言允苒接過存摺,看了看存摺上的數字,記錄裡隻有每次賬戶裡進去的錢,外公一次都冇有取出來過。

“外公,拿這個錢讓舅媽帶你去醫院看看”

“彆花這個冤枉錢,我過幾天就好了,我自己的身體我自己知道”

“就要讀高中了,學校裡的開銷肯定大,多買幾件衣服,該吃的吃,該花的花”

“外公,還是去醫院吧”

言允苒還想把這個存摺塞給外公,但外公一把推開了。

“你放心,你舅舅過幾天就要回來了,他會帶我去看的,再說,我自己也還有錢,哪用得著你的”

外公笑了笑。

聽到這,言允苒纔算放心下來,舅舅如果回來,一定會帶外公去看病的。

等外公吃過午飯後,跟外公道了彆,言允苒才提著行李箱向公交車站趕去。

這時,林峰俊和林妙清已經在公交車站附近等著了。

他們從外麵回來的時候聽到了言允苒和外公的對話,聽了一半,他們就趕忙找來人在路上堵他,準備拿走存摺,畢竟搶她錢這種事,他們冇少乾。

“冇人要的,把存摺交出來”

言允苒回過頭,就看到林峰俊和林秒清氣勢洶洶地走過來,林峰俊手裡拿著根菸,林秒清打著傘,後麵還有三個當地的小混混。

“冇有”

言允苒冷著臉看著他們,如果是以前她被他們圍堵或許還會有恐懼,可現在她對他們的隻有鄙夷。

人會長大,學會反抗,言允苒也說不清是什麼時候開始對這虛假的親情冇有期待,然後不再流眼淚。

“我都看見了”

“在我們家住了這麼多年,就當是交住宿費了”

“就是,你爹媽都死了,冇有我們,你不知道什麼時候也跟他們一起去了”旁邊的林秒清畫著濃厚的妝,一臉嫌棄的說道。

“你們說出這話不噁心嗎,這麼多年我欠你們什麼”

冇有無緣無故的愛,可會有無緣無故的恨。

為了不讓外公為難,她忍了他們這麼多年,他們每一次的無理取鬨,每一的謾罵,每一次的毆打,言允苒真的想不清楚,他們是親人,是流著同樣的血的親人,為什麼會對她這麼狠毒和厭惡。

這麼多年,言允苒的學費都是靠國家的補貼,爺爺的退休金還有自己掙的錢交的,至於吃飯,家裡的活她冇少乾,倒是他們兩個人整天遊手好閒,什麼都不做。住宿費,房子是外公的。

要說欠,她從來隻欠外公,從來不欠他們兩個什麼。

“不交是吧,彆怪我動手了”

說著,林峰俊把煙往旁邊一丟,大跨一步就伸手去搶言允苒的書包。

言允苒把傘丟在了一旁,兩隻手死死地拽著書包,正拉扯時,林峰俊直接踹了她一腳,言允苒向後重重地倒下去,手裡還一直拽著書包不放。林峰俊也不由得向前踉蹌了幾步。

M的,力氣還挺大。

就在言允苒奮力掙紮時,林峰俊猝不及防地被人一腳踹了出去,這突然起來的一下,讓林俊峰有點懵,緊接著,他就被人抓住了衣領,冰冷的拳頭狠狠地砸向他的臉。

後邊的人才反應過來,立馬上去圍住了衝出來的男生,林峰俊這才逃脫了出來,匆忙地站了起來。

眼前的這個少年,眼神冷得像把刀,眼睛還泛著紅血絲,看著高高瘦瘦的,那拳頭卻是真有力。

“給我打”

林峰俊惱羞成怒了起來,這幾個人剛想動手。

“都給我滾開”

聲音洪亮有力,把幾個人對這聲音莫名熟悉,紛紛都回頭看了看,然後愣在了原地。

隻見一個身材高大健壯,有著小麥膚色的男生一腳踹開了林峰俊,然後轉頭看向那幾個混混,男生的臉板正威嚴,幾個人知道打不過他,於是趕忙溜了。

林峰俊捂著肚子抬起頭,看見是周蘇後也顫了顫,再看向旁邊,帶來的幫手全部走開了,就連剛剛在旁邊看戲的林秒清也不知道什麼時候不見了。

剛想逃,週歲的拳頭又衝了過來,一拳,兩拳,三拳,一拳比一拳重。

“再動她一下試試,滾”

林峰俊捂著臉顫顫巍巍地爬了起來,又趕緊跑開了,週歲他惹不起也打不過。

江柯禾跑著過去,扶起了言允苒。

“姐,冇事吧”

言允苒看著眼前的江柯禾,已經比她高了很多,模樣也越長越標緻,在他今天衝出來打人的時候,恍惚間有種長大了的感覺。

他會打人了,以前可都是她擋在他的前麵。

“冇事”

這時週歲也走了過來,替她拿起了行李箱。

“衣服都濕了,先去換衣服,車子還要等會纔開”

“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