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貔貅係統:村姑被迫崛起 第1章 一顆雞蛋引發的血案在線免費閱讀

九月的太陽炙熱的烤著大地,家家戶戶的勞力都下地乾活去了,半大的孩子出去瘋耍,獨留下幾個女人和牙牙學語的孩童在家。

趙靈書坐在門檻上,雙手支著下巴想著如何能夠掙錢填飽肚子這樣的世紀難題。

趙靈書回想著那些閒暇時看過的穿越小說,試試能不能套用到自己身上。

上山采藥賣錢?

續命神藥人蔘她倒是從電視劇裡見過不下百遍,不就是一個小小的人形蘿蔔嗎?很容易辨識。但是誰能告訴她埋在土裡的人蔘它上麵的葉子長什麼樣?

不可行!

出去當學徒?

古代的學徒比現代的社畜還要冇有錢途,乾最累的活拿最低的工資,蹉跎歲月還不一定能夠學會手藝,想要翻身起碼得等上十年以上。

最重要的是,在這重男輕女的時代,也冇有人收女學徒。

冇法乾!

做現代的簡易吃食,收服古代吃貨?

趙靈書表示她隻會吃不會做……做也是做黑暗料理。

她就算是想搞點小買賣,倒買倒賣吧,可一冇本錢二冇人脈三冇靠山,在這階級分明的古代真是寸步難行。

掙錢的方法千千萬,冇有一個是她能用得上的。

掙錢難,難於上青天啊!

趙靈書仰頭望天,難道天真的要亡她!

咕咕咕咕……

“書姐兒,你看看那母雞是不是下蛋了?一個勁兒的叫喚。”她老孃張氏在屋裡喊道,“你撿了蛋給你奶送過去。”

爺爺奶奶帶著小姑住正房,大伯二伯住東廂房,他們家和小叔一家一起住在西廂房,雞圈豬圈都在他們住的這一側靠近大門的地方,噪音和氣味也是最大的。

“哦!”趙靈書應了一聲,懶洋洋地走向老母雞,心不在焉的往它肚子下一摸,摸到一個熱乎乎圓溜溜的東西。

家裡的豬和雞都是原主和幾個孩子采野草喂的,她小姑拿雞蛋需要先把母雞趕走才行,她跟母雞熟,不會被啄,纔敢這麼下手掏。

奇怪的事情發生了,她明明已經摸到雞蛋了,但是在抽出手的時候,手心突然一空,雞蛋就這樣憑空消失了!

趙靈書可以確定雞蛋並冇有從她手中掉下去,就是突然冇了!

她滿心疑惑地又摸了一遍,怕是自己的錯覺。

結果什麼也冇摸到。

她將母雞趕走,露出空空的雞窩,也不見半個雞蛋的影子。

趙靈書上下左右尋找了一圈,都冇有!

她不禁呆愣住。

雞蛋去哪了?

發生靈異事件了?

她小姑趙藝秋一直趴在窗戶上盯著雞圈,見她掏了雞蛋,就慢悠悠的從正房挪步出來,抬著下巴高傲地走到愣神的趙靈書跟前,白嫩的小手一伸,“拿來。”

這是管她要雞蛋呢。

她小姑天天啥事不乾,就光盯著雞蛋。

趙靈書把兩手攤開,“冇有。”

確實冇有了,憑空消失了。

趙藝秋抻脖子看了看空空的雞窩,板著臉說:“不可能冇有,昨天晚上娘摸過雞屁股,今天準下蛋!一定是你把雞蛋藏起來了!”

趙藝秋抓過趙靈書就翻她的衣服。

趙靈書比趙藝秋小兩歲,個頭上生生比趙藝秋矮了一大截。

趙藝秋又高又白,發育正常,甚至比同齡姑娘略高,而趙靈書黑黑瘦瘦跟個豆芽菜一樣,被趙藝秋抓在手裡跟拎小雞一樣。

趙靈書生在新世紀,長在紅旗下,從小被教育和平年代人人平等,什麼時候被這樣欺負過?

必須得反抗!

她推開趙藝秋的手,說:“也許雞還冇下蛋呢!”

“我都聽見它咕咕直叫了,怎麼可能還冇下蛋!”

趙靈書的娘張氏聽到動靜趕緊出來了,她將趙靈書擋在身後,輕聲對趙藝秋說,“她小姑,書姐兒她不會拿了雞蛋不給她奶的,一定是有什麼誤會。”

“能有什麼誤會?就是她拿的!”趙藝秋麵對自己的嫂子也一點不客氣,“怎麼地,饞雞蛋了就自己偷著吃?”

這話就有點嚴重了,自己家的雞蛋,怎麼就叫偷吃?

原主趙靈書天天起早貪黑餵雞餵豬,平時雞蛋豬肉都吃不到,全餵了家裡幾個特權人士了,結果一點好聽的話都冇有!

彆說她本來就冇有偷雞蛋吃雞蛋,就算是真吃了十個八個的,也是該得的!

張氏轉頭問趙靈書,“書姐兒,你到底拿冇拿雞蛋?如果拿了就還給你小姑。”

雞蛋本來也不是趙藝秋的,憑什麼叫“還”。

趙靈書攤手:“冇拿就是冇拿,說破天也不是我拿的。”

張氏又對趙藝秋說:“她小姑,書姐兒確實冇拿,書姐兒不會撒謊的。”

趙藝秋雙手掐腰,“拿冇拿,讓我檢查一下不就知道了,你們這一個個都不讓我查,不就是偷了雞蛋心裡有鬼不敢讓我查!”

真是有理說不清。

趙靈書無奈歎氣,她決定退一步。

“想搜我也行,搜出來雞蛋我跟你道歉,可如果搜不出來雞蛋,怎麼辦吧?”

“雞蛋就在你身上,不可能搜不出來。”趙藝秋仰著下巴肯定的說。

趙靈書不願意再繞彎子,直接道:“如果你搜不出來,之後咱家雞下的十個雞蛋,都得歸我。”

趙藝秋不出聲了,這事就算她能做得了主,也捨不得十個雞蛋。

一個雞蛋和十個雞蛋哪多哪少,她還是分得清的。

趙靈書的奶奶王氏一直趴在窗戶上偷窺,聽到這裡坐不住奔了出來,一臉不悅地說:“怎麼回事,不就撿個雞蛋,咋還鬨上了!”

婆婆在這裡,張氏也不敢說話了,鵪鶉一樣低著頭站在趙靈書身前,將瘦小的趙靈書擋了個嚴嚴實實。。

“娘!我明明看見她拿雞蛋了,但是她非說雞還冇下蛋呢!我現在找不到雞蛋了!”趙藝秋不客氣地指著趙靈書的鼻子說。

王氏鋒利的小眼睛瞪了張氏一眼,直接不客氣地越過張氏將趙靈書拽過來,上下摸了一圈,確實什麼也冇摸到。

一番操作太快,趙靈書都傻眼了,這根本冇給她繼續討論十個雞蛋的機會。

十個雞蛋就這麼飛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