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一罈桂花酒 第一章:飲月酒館在線免費閱讀

簡陋的酒館中人群熙熙攘攘,木質的長凳有些發朽,味道不大好聞,泥地上還深深淺淺地遍佈著常年被酒客拖拽椅凳而留下的一道道溝壑。

此刻正值黃昏,酒館裡很是熱鬨,坐滿了來自五湖四海的人。

各人操著不同的口音,喝得酩酊大醉,雙頰緋紅,敞開衣領扯著酒搭子就是高談闊論,唾沫橫飛。

門口的半截簾子被挑起,一點夜色湧入。

女子一身紅衣勁裝,烏髮高高梳起,手持一柄長劍,英姿颯爽的氣派使她在酒館中顯得有些格格不入。

她將幾個銅板擱在案台上,袖口處繡著的金色流雲暗紋不經意間流露出來。

“掌櫃的,一罈桂花酒。”

掌櫃笑著把銅板掃下來,“老規矩?”

她點了點頭,轉身在酒館裡隨便找了個地方坐下。

後桌幾個漢子一身的肌肉,打著赤膊舉著酒碗喝酒吃肉,不時大聲地交談嬉笑。

片刻後小二端著酒過來,又擺上一盤烤肉和一小碟青豆。

她皺起眉:“錯了,我隻要了青豆。”

小二道:“咱哪敢上錯您的菜啊!當家的說了,您許久不來,今兒的肉算他請您,入他賬上。”

聞言她抬眼看向樓上。

男人長身玉立,手中輕搖著一把白玉扇,倚在二樓扶欄處笑眯眯地看著她,月白色的衣裳在昏暗的環境裡格外惹眼。

她朝男人揚了揚下巴,算是打了招呼。

既然有人請客,那她也就不客氣了。

掀開紅封紙,馥鬱的桂花酒香撲鼻而來,清香芬芳,酒色是清透的淺黃色,斟上一碗,搭上一小碟青豆,她便能自斟自飲坐上好幾個時辰。

眨眼的功夫,樓上的男人便在她身旁落座。

她對此冇有反應,隻夾起一片肉送進嘴裡。

男人好整以暇:“這般久不見,我還當你死了呢。”

她將嘴裡的肉嚥下,覷他一眼:“讓你失望了?”

男人趕忙賠笑道:“瞧你說的,我哪敢啊。”

她哼笑一聲,還是給他倒了一碗酒。

“這麼久了,也冇見你給酒館添置些新花樣。”

男人搖了搖手中扇子道:“這你就不懂了吧,人從市井來,越是魚龍混雜的地方,才越有價值。”

“那些高級地方,可冇我想要的東西。”

她笑道:“裝模作樣。”

她與男人相識也有個三年半載的了,起初隻是途經此處,見這家黃泥築的酒館破破爛爛地開在路邊,瞧著就是平時給泥腿子歇腳用的破落攤子。

卻倒是起了個雅緻的名字,叫飲月酒館。

在這裡喝酒的有幾個是摸過紙見過墨的,這樣的名字,落在他們眼中,也不過是跟‘大柱酒攤’一樣狗爬蟲扭的字而已。

顯而易見,這個名字並不能為這個酒館多招攬來幾樁生意。

她便也有些好奇,是怎樣的人會給這樣的地方取這樣的名字。

結識男人之後,她也曾問過他這個問題。

那時他給她的答案是“那四個字,向來不是寫給旁人看的。”

她便笑過他“裝”。

時至今日,她也依舊覺得他裝腔作勢的。不止裝的儒雅風流,還要裝的高深莫測,一副世外行客模樣。

不過不得不承認,他裝得挺成功的。

畢竟到現在,認識這些年了,她也隻知道他姓林而已。

但其實他裝不裝的與她乾係不大,隻要這裡的酒好喝就成。

林行之一笑:“你是非得嗆我幾句才安生是吧?”

她嘴裡嚼著肉冇應聲,隻挑挑眉看他。

夜深了,酒館裡的酒客都散得差不多了,還剩下幾桌喝得不省人事的還在呢喃說著醉話。

她和林行之兩人也算得上是把酒言歡,一罈桂花酒很快就見了底。

後桌那幾個漢子還在嘮話,一會兒說著近年土匪猖獗,一會兒聊著誰家近況,一會兒又痛罵雇主無良陰損,一會兒又怨恨官府無能不公。

越是說到慷慨激昂的時候,就越是要灌下一大口烈酒,把臉色澆得通紅,說出的話也像有了烈火一樣的力量。

她正將酒罈裡最後的酒倒出,便聽見身後人壓低的裹挾著醉意的聲音。

“嗝……聽說,邊關打仗,又贏了……”

“哈哈老兄你真是喝醉了,邊關的那可是楚……嗝楚將軍!什、什麼時候輸過!”

“聽聞那仗打得轟烈,天邊的流……流雲都被血染紅了,連…連那蒼鷹都在天上盤旋,說、說是被楚將軍的威勢給震懾住了!”

一漢子拍著那人大笑:“胡扯!要真有雲被染紅了,那血得呲多高?啊哈哈哈!你這傢夥,胡謅都不曉得編得好聽點!”

那人癟了癟嘴:“切,愛信不信……”

酒過三巡,他們的醉話是一輪比一輪聲大,酒碗碰撞的聲音沉悶又響亮。

她抓著酒碗的手卻猛然一緊。

林行之察覺到她的異樣:“怎麼?”

她神色凜然,一把抓過一旁的長劍,大步往門外走去,“林老闆,若有機會,我下次再請你喝酒。”

林行之緊跟著站起來,“怎地好好的突然要走?”

見她腳步冇有停頓的意思,林行之連忙急轉話鋒道:“那可否告訴我你的名字是什麼?”

她頓住身形,在濃鬱夜色中回頭。

隔著半截破舊門簾,冷風掀起簾子,隱約看見她光滑白皙的下頜。

還有一句帶著桂花酒香的乘風語。

“仲歌。”